<optgroup id="co44y"></optgroup>
<menu id="co44y"></menu>
  • <menu id="co44y"><menu id="co44y"></menu></menu>
    <optgroup id="co44y"><code id="co44y"></code></optgroup>
    <nav id="co44y"></nav>
    首页 » 论文导航 » 文艺 » 正文
    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画面意境研究
     
    更新日期:2013-09-29   来源:文艺评论   浏览次数:534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画面意境研究[*]内容摘要:在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的创制过程中,编导者以独具匠心的艺术构思对电影画面精

     

    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画面意境研究[*]
    内容摘要:在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的创制过程中,编导者以独具匠心的艺术构思对电影画面精心拍摄和剪辑,组合成浑然一体的典型场景,营造出浑厚深沉、富有诗情画意的意境,使电影的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都得到显著的提高,而含蓄隽永的画面意境也韵致无穷,引人入胜。
    关键词:电影 画面 意境
    意境是传统美学的一个重要范畴,是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相互结合,相互交融下形成的艺术境界。中国传统艺术作品非常注重对意境的营造,古典诗词善于通过对不同物象的选取并加以富有诗意的组合和凝聚来渲染氛围,烘托意境,如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在作品中化腐朽为神奇,巧妙地将枯藤、老树、昏鸦这三种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景物有机地编织、融汇在一起,共同来营造一种荒寒孤寂、凄凉伤感的意境。在诗词作品中,此类创作方法不乏其例,如温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寂板桥霜”,黄庭坚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陆游的“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不只古典诗词,传统绘画也是如此,采用散点透视而不是焦点透视,往往将不同时节、不同地域的景物熔于一炉,重写意不重写实,重表现不重再现,王维的《袁安卧雪图》中雪里芭蕉的艺术营构,就是一个范例,此画不拘泥于对自然景物的客观描摹和如实反映,而是别具一格,着重于对整幅画作意境的艺术表现。
    电影是镜头和剪辑的艺术,通过蒙太奇的手法,以视听艺术形式来表现创作者的意图,其创作方法和诗词、绘画的这种意境营造方法不谋而合,可谓殊途同归。虽然电影由画面组成,但创作者真正要传递的信息,却是蕴藏于画面中更为深沉的意境,对此,阿倍尔·冈斯认识的颇为深刻,他说:“构成影片的不是画面,而是画面的灵魂。”[1]电影画面所传达出的深刻内在的意蕴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用经典的电影画面和场景来营造意境,表现精神。如电影《吉鸿昌》中,对于吉鸿昌就义时的意境营造就非常出众,用青松、白雪等意象组合来表现吉鸿昌的冰魂雪魄,玉洁松贞。如该片主创人员所说:“经过反复琢磨,我们用了雪地脚印、雪压的青松、飘落的大雪、热血映红的天……烘托吉鸿昌高贵纯贞的品质,坚强不屈的性格。用枪声震落的积雪,烘托吉鸿昌那惊天地、泣鬼神、气吞山河的磅礴气慨。用黑头画外伴唱主题歌,吉鸿昌雪地赋诗来抒发这位肝胆照人的英雄壮志。最后用‘梅花欢喜漫天雪’的诗意画面结束全片。”[2]电影《开国大典》里赋闲家中的蒋介石听孙子蒋孝文背诵李煜的《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词中李后主的悲凉情绪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蒋介石此时的心情,二者巧妙结合,烘托气氛,表现悲情,意境浑成,耐人寻味。片中蒋介石逃离大陆一场戏,银幕先是出现汪洋大海中的一艘军舰,接着是蒋介石默立岸边的身影,海滩上的一行脚印,然后蒋介石慢慢转回身,神情黯然地望着故乡的秀美山川,影片这一场戏虽然从始至终都没有一句台词,也没有一点音响,但导演将精心选择的景物有条不紊地通过镜头的移动、画面的剪辑凝聚在一起,将此刻蒋介石孤独凄苦、惆怅迷惘的心境和对故土依恋难舍的心情表露无遗。在电影《大决战·大战宁沪杭》中一边是人民解放军渡江后英勇作战,势如破竹,占领南京总统府的镜头,一边是毛主席踌躇满志,泼墨挥毫书写《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豪迈诗句,反映两个场景的画面穿插交替,镜头的巧妙剪辑使得电影诗情画意完美契合,意境浑然天成。##end##
    电影《蒙根花》中,从王府中九死一生逃出来的蒙根花在茫茫草原上不知何去何从,这时电影闪现几幅画面,先是天空出现一群惊飞的乌鸦,打破了草原的宁静,随后那乌鸦幻变成日军的飞机,紧接着是狂泻的炸弹,怒涛汹涌的黄河,然后是满天红霞的背景下,黄河对岸高举红旗行进中的八路军部队,最后是霞光辉映下的天空。这一组镜头如行云流水一般,酣畅淋漓,表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对我国土狂轰乱炸,肆意妄为,草原不再平静,怒吼的黄河象征着中华民族的觉醒和愤怒,而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则是在民族危难之际领导人民摆脱日寇铁蹄蹂躏,获得民族自由解放的希望和力量,也预示着在茫茫暮色中苦苦寻求出路的蒙根花已经看到了光明和希望,即将踏上革命的征途。电影镜头的拍摄和剪辑看似信手拈来,实则是别出心裁,不用长篇大论,也无只言片语,而是以一系列富有深意的画面表现创作者的意图,镜语运用流畅自如,画面剪辑出神入化,传情表意恰到好处,这组镜头珠联璧合、交相辉映,实为电影剪辑的经典之作、神来之笔,以数个极具象征意味的画面共同营造出深远的意境,传达出醇厚绵长的蕴含。电影《七七事变》结尾表现29军虽浴血奋战,但终因寡不敌众被迫撤出北平,影片以那惨淡的夕阳、灰暗的天空、斑驳的石狮、残破的军旗和步履蹒跚、情绪低落的队伍,营造出悲怆凄凉的意境?!缎』ā分衅繁鹂?,那电闪雷鸣、狂风暴雨肆虐下摇摇欲坠的鸟巢中的两个小鸟,终被吹落泥水之中,境况令人担心,而镜头一转,艰难岁月中的赵永生和小花兄妹二人也如同这失巢小鸟,骨肉分离。这样环环相扣的情景设计巧妙地传达出编导的创作意旨,可谓是情景两谐,韵味十足。电影《金沙江畔》结尾也不落窠臼,没有以风和日丽的景象来表现红军胜利渡过金沙江后的喜悦心情,而是描写红军在风雨中踏着泥泞的道路继续前进,而路边则是牺牲烈士的墓碑。电影将这两个镜头剪辑在一起,营造出含蓄蕴藉的意境,艺术地表现出前方漫漫的革命征途依然形势严峻,而红军也将踏着烈士的足迹继续前进的深刻思想内涵。
    革命历史题材电影《谁主沉浮》中在陈布雷自杀之后,导演虚设了一场蒋介石与陈布雷的对话,影片不断切换二人言语交锋的画面,通过蒋陈二人激烈的辩诘来表现民心的伟力和历史的潮流,以想落天外之思构建了一个意蕴深沉的场景?!督ǖ澄耙怠分斜硐直本┐笱际楣菥傩幸怀」赜谛挛幕刖晌幕谋缏刍?,剧中角色是吴彦祖扮演的胡适、冯远征扮演的陈独秀、张嘉译扮演的李大钊、刘佩琦扮演的辜鸿铭,电影以交叉镜头呈现出一个机趣横生、火花四射的辩论场面,由于吴彦祖、冯远征、张嘉译、刘佩琦四人的倾情演绎,从而在银幕上塑造出胡适、陈独秀、李大钊、辜鸿铭那个性鲜明、血肉丰满、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该片结尾以表现南昌起义、工农红军长征、遵义会议、飞夺泸定桥、三大战役、百万雄师渡长江、占领总统府、解放南京等一系列经典镜头的剪辑浓缩了中国共产党从成立直至夺取政权、解放全中国的风雨历程,画面剪辑流畅自然、一气呵成,意境深沉浑厚、含蓄隽永。影片以如此独特的艺术形式结尾,既突出了电影的主题思想,也令人观影之后不禁产生长久的思考与回味?!缎梁ジ锩分幸孕醋派挛鞴飧?、湖南光复、江西光复、广东光复等字样的竹筏冲入江中的几个镜头的剪辑来表现武昌起义后全国各地群起响应,纷纷宣布独立,革命浪潮已如春江之水,势不可挡,这一组画面的组合大气磅礴,气韵生动,意境浑厚深沉?!断娼比ァ芬苑裳锏拇笱┲忻蠖呕瓢等ソ友羁垡约把羁墼谘┲胸⒕埠蛎蠖幕胬幢硐侄说奶鹈郯?,情投意合的爱侣、纷纷扬扬的雪花,营造出一个富有诗意的浪漫情境?!肚镏谆分斜硐嘱那锇卓犊澳?,一改往昔革命志士就义时凄风苦雨的表现形式,用一组唯美的画面连缀成一首荡气回肠的英雄颂歌?!多┭鲁恰分辛し胼峄⒂挛钡穆骶低酚爰抑行禄檠喽钠拮油袂迨⒆暗却淦桨补槔吹幕娴募艏绻攀?ldquo;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给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撼和心灵冲击?!督ü笠怠?、《惊沙》、《百年情书》、《情归陶然亭》、《第一大总统》、《竞雄女侠·秋瑾》等革命历史题材电影也都有精彩纷呈的场面和如诗如画的意境,或激情似火,令人热血贲张;或缠绵缱绻,令人潸然泪下,那些经典的场景无不是编导者独具慧眼、巧运匠心的得意之笔,也充分显现出电影的思想内涵和艺术风貌。
    谢晋导演说过一句话:“影片的主题思想、风格样式,总是通过其中重要的场景体现出来的。”[3]可谓是一针见血、切中肯綮。电影不仅是以优美的画面来吸引观众,而且更以重要的场景、画面来展现电影主题。一部电影的成败,优劣,电影的画面起着异乎寻常的重要作用,尤其是关系到阐发电影创作主旨的重要画面、场景。因而,影片对于重要场景的意境营造就成为编创者精心为之,倾力表现的对象。例如大型革命历史题材电影《血战台儿庄》,观影之后令人心潮澎湃的,莫过于影片结尾处那段“血肉长城”的场景,它是那样真切、悲壮,影片表现这段画面时镜头慢慢地移动,只见那累累尸骸层层叠叠,从城下一直延伸到城头,残破的城墙、殷红的鲜血、堆积如山的尸体、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情感震撼让人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电影《血战台儿庄》的导演说:“电影作为一种综合性的视听艺术,具有它独特的艺术特点。银幕的视觉冲击力可以通过人物和情节来体现,也可以通过无言的画面来表现。”[4]“血肉长城”是对这一创作理念的最好诠释,而由这些震撼人心的画面所营造出来的深远浑厚意境则更好地表现出了作品的主题思想和精神内涵,正如导演所阐述的,“作为视觉艺术,画面是电影的灵魂。影片的纪实性,要靠画面来表现。我相信,谁也忘不了,那被誉为‘血肉长城’的最后画面。在这‘血肉长城’的画面造型上,跳荡着中华民族不屈的民族精神和悲壮的气势,从而使观众感到振奋,这就是美学上的壮美之感。上百具尸体就是历史的真实再现。当年的台儿庄大战不正是尸山血河吗?”[5]在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电影中,对许多重大历史事件进行了艺术的再现,如《长征》中的湘江血战、《开国大典》中的渡江战役、《建党伟业》中党的一大会议、《辛亥革命》中的武昌起义等等,主创者通过对重要场面和情景的精雕细琢,强化意境的创设和营造,来表现作品的思想主题,彰显电影的艺术风貌。
    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的画面拍摄和剪辑技巧对于思想内涵的表现和艺术品质的提升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编创者以独具匠心的艺术构思和超凡脱俗的剪辑技术,将一幅幅新颖别致的画面精心剪辑在一起,组成经典的场景,营造浑厚深沉、富有诗情画意的意境,使电影的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都得到大幅度的提高。
    参考文献:
    [1](法)马塞尔·马尔丹著、何振淦译,《电影语言》,中国电影出版社2006年,第8页。
    [2]《吉鸿昌》导演组,《<吉鸿昌>的导演艺术》,《电影》1980年7期。
    [3]谢晋,《影片<芙蓉镇>导演阐述》(下),《电影新作》1986年5期。
    [4]杨光远、翟俊杰,《<血战台儿庄>导演艺术总结》,《电影》1986年12期。
    [5]何厚桢,《艺术≠历史——<血战台儿庄>导演兼答云贵读者》,《电影评介》1987年9期。
    [作者简介]:岳振国(1973-),男,内蒙古丰镇市人,博士,博士后,西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影视美学、传统文化与文学。
    联系方式:电话——15882056518
    邮箱:yuezhenguo1103@yahoo.com.cn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16号西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邮编:610041)


    [*]西南民族大学中央高?;究蒲幸滴穹炎ㄏ钭式鹣钅浚?0SZYZJ25);西南民族大学校学术带头人培养基金
     

    上一篇: 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画面意境研究

    下一篇: 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画面意境研究

     
    相关论文导航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仅限于整理分享学术资源信息及投稿咨询参考;如需直投稿件请联系杂志社;另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

     
    彩票平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