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o44y"></optgroup>
<menu id="co44y"></menu>
  • <menu id="co44y"><menu id="co44y"></menu></menu>
    <optgroup id="co44y"><code id="co44y"></code></optgroup>
    <nav id="co44y"></nav>
    首页 » 论文导航 » 文艺 » 正文
    交汇与转型:斯塔米茨与海顿
     
    更新日期:2021-12-24   来源:   浏览次数:16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经典(cannon)一词在《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词典》中对其解释是:最初源于古希腊词汇:kanōn,释义为戒律、规则。在作为一个音乐术语时,cannon最初

     
     经典(cannon)一词在《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词典》中对其解释是:最初源于古希腊词汇:kanōn, 释义为戒律、规则。在作为一个音乐术语时, ‘cannon’最初指的是一个被记录的规范或指令,演奏者为了实现给定符号的一个或多个部分而执行这些演奏规范或指令。自古希腊至中世纪及文艺复兴的西方音乐传统作曲技法的演变过程中,“经典”逐渐被认为是复调音乐。由于演奏、演唱与记谱等形式演变,经典在音乐范畴中逐渐与相关的另一术语“古典”,趋近。古典(classic或classical)一词主要意涵为“优秀”“典范”,与经典词源相似,都代表着古希腊、古罗马的文学艺术作品与作家。经过古希腊与希腊化时期文学艺术发展,“古典”代表经典、典雅、范本的审美理想。从中世纪至文艺复兴时期,“古典”与“经典”有着相类似的发展理路,随着音乐从宗教中逐渐独立发展,“古典”开始兼备了物化的艺术作品与典范性审美理想的符号意义。
    约翰·文策尔·安东·斯塔米茨(Johann Wenzel Anton Stamitz, 1717—1757)是曼海姆乐派代表人物之一,与曼海姆乐派一同奠定了早期交响曲的基本形式。约翰·斯塔米茨确立早期交响乐四个乐章的雏形,成为交响乐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其声望之显赫,以至曼海姆的音乐风格在欧洲其他国家流传开来,尤其以法国为代表,约翰·斯塔米茨曾作为音乐交流者多次到巴黎访问与演出,使巴黎对曼海姆管弦乐队之魅力所倾倒。斯塔米茨首创地的在三乐章的基础上加入奏鸣曲乐章,使音乐奏更具戏剧性表现和交响性构思。交响曲自此开始形成快——慢——奏鸣曲——快的四乐章形式。后来的海顿(Franz Joseph Haydn, 1732—1809)的在其基础上展开创作交响曲,并将交响曲推向18世纪音乐顶峰。斯塔米茨正值巴洛克向古典的转折,音乐史上将曼海姆乐派及斯塔米茨划分为前古典时期,同时也是后巴洛克时期。两个时期的过度是渐进发生的,两位作曲家的地位却有所差别,斯塔米茨在今天被音乐史提及往往因其为交响曲形式变革所做出的贡献,而海顿则被作为交响乐之父被后世铭记,尤以其大量经典作品而被乐道与仰视。
    斯塔米茨与海顿生活与创作集中于18—19世纪。与17世纪相比,18世纪音乐作品的创作机制已经发生根本改变。随着社会结构的变化,自巴洛克晚期开始,音乐印刷业开始持续增长??汲鱿衷缙谥胁准?。紧随其后的是中产阶级开始积极“行使”享用音乐的权利,音乐领域浮现出“音乐市场”机制,与绘画相类似的赞助人制度,乐谱记谱法、宗教等因素都与音乐创作直接相关,这些因素都刺激了作曲家自主创作及自由创作的想法,文艺作品开始出现自主性与商品性,作曲家在一定程度上不再受制于贵族和教廷。歌剧的不断出新及上演也正是这一时期的必然结果。歌剧作品大量出现,从意大利歌剧序曲而来的交响曲,寻此脉络也走入一个新时代。斯塔米茨来自于音乐世家,生于捷克创作主要集中在德国。走向世俗音乐蓬勃发展依赖于公众的接受与音乐市场活跃度。受宫廷显赫华丽的影响,以及宗教改革后的热情刺激,借助印刷音乐成为最为直接的一种方式。有学者认为,在整个欧洲有一些不太著名和短暂的其它音乐家族。起初是利用抄本,后来利用印刷音乐学习音乐,演奏唱音乐,以至于到世纪初期为止,大多数管弦乐音乐家似乎都来自音乐家庭。早年从捷克来到德国,前后共创作了50部交响曲,
    实证主义音乐史学家埃格布雷特(Hans Heinrich Eggebrecht, 1919-1999)从音乐史的宏观角度审视古典音乐,他认为:“从约瑟夫·海顿的中期作品起,不受限制地完全直接属于我们的音乐没有遗忘时间的再生行为,直至今日仍主导着音乐会生活和音乐意识。在前古典音乐的腐殖质土壤上,产生了那种由它所围绕和养育的音乐。”前古典时期不乏优秀作品,斯塔米茨父子为首的前古典时期不乏优秀作品,何以被称为“腐殖质土壤”?海顿也要从中期作品开始才算得是古典作品。从“音乐的古典”特殊性来看,埃格布雷特认为艺术性的理解是最基本特征。艺术性理解的构成首先是感官的理解,音乐的感官理解从创作材料角度理解则是音乐材料与风格。音乐材料的使用与风格的发展与继承,关乎听众的接受。这种作曲艺术的美学决定了古典音乐是在节拍的运动、乐思的发展、体裁的改进中展示的。从地缘因素来看,17—18世纪的德国正值《奥格斯堡宗教合约》与《威斯特伐利亚》等合约后陷入的四分五裂时期。曼海姆虽为德国的经济政治中心,但影响力难以扩大到德国以外的更多欧洲地区。而此时的英国经过宗教改革后开始成为宗教首脑,完成“光荣革命”,发展资本主义经济。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交汇与转型:斯塔米茨与海顿

    下一篇: 交汇与转型:斯塔米茨与海顿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分享学术资源信息及投稿咨询参考;如需直投稿件请联系杂志社;另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

     
    彩票平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