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o44y"></optgroup>
<menu id="co44y"></menu>
  • <menu id="co44y"><menu id="co44y"></menu></menu>
    <optgroup id="co44y"><code id="co44y"></code></optgroup>
    <nav id="co44y"></nav>
    首页 » 论文导航 » 哲学 » 正文
    什么是统治
     
    更新日期:2021-05-27   来源:   浏览次数:22827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在什么是批判演讲的前五年,??略霭媪肆讲恐匾鳎骸豆嫜涤氤头!罚?975)、《性经验史(第一卷)》(1976),二者的共通之处是对古典时代中

     
     在“什么是批判”演讲的前五年,??略霭媪肆讲恐匾鳎骸豆嫜涤氤头!罚?975)、《性经验史(第一卷)》(1976),二者的共通之处是对古典时代中——??掠锞诚碌?7、18世纪西方社会——管理生命权力的考察。一方面体现为作用于肉体的规训权力(disciplinary),即人体的政治解剖学(political anatomy);另一方面体现为一连串调控人口的生命政治(a bio-politics of the population),包括死亡、健康、寿命、居住条件、移民等问题。这两种方式也作为“生命权力”(bio-power)机制的两极,最终在19世纪的性经验(sexuality)中得以完成,成为??驴疾煜执缁岬闹匾?。
    结合???973年在法兰西学院“惩罚的社会”课程概要,我们可以看到他对权力理论的阐释,并对应于他在《规训与惩?!分械墓鄣?。??露匀Φ姆治隹筛爬ㄎ喝Σ皇怯美幢徽加械?,而是被行使的。权力并不局限于国家机器中,他反对霍布斯的国家理论,即国家和统治者的出现终止了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相反,权力没有消除内战,而是带来内战,并在内战中重新构造政治权力,内战如同一个矩阵,权力在其中相互较量。同时,权力也不被理解成一种意识形态,不从属一个生产模式,而是一种“关系”。正是在这种“关系”中,权力构成了对人的规范化要求、习惯的养成和纪律的约束,最终作用于人的身体(body),从监狱扩散至修道院、军队、工厂、学校等的整个现代社会,而对权力的反抗也成为权力的“共谋”,层层渗透,无处不在。
    除了作用于身体的规训权力,古典时代还存在着针对人口调控的生命政治,这也是上文提及的治理术。在??驴蠢?,生命权力是资本主义发展必不可少的要素:只有把身体有控制地纳入生产机器中,并对经济过程中的人口现象进行调整,才能保证资本主义的发展。由此而导致的治理术,便是针对人口的政治经济学,并产生了特有的治理机器,以及相应的权力-知识。??绿寡?,“我们生活在一个治理术的时代”。这种逐渐“治理化”的国家,不再以地域和领土性来界定,而是以人口的多寡及其容量和密度加以界定,并依赖和利用经济知识。同样,在这种国家形态下,法律不再发挥从前的司法作用,死亡不再是对生命的最高威胁。相反,法律越来越起到一种规范化的作用,进而被整合到一系列连续的、调整的和矫正的机制中,例如医疗、行政等等。
    这样一种规训权力和治理术似乎令人窒息,而??露陨缁岱治龅娜砺垡舱兄铝瞬宦?。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在《现代性的哲学话语》中批评道:“??陆捞氐那笾庵竞颓笳嬉庵酒毡榛?,把它们解释成一种权力意志本身,并推定一切话语都隐藏着一种权力特征,都源于权力实践。”因此,“这些真理技术并未打开个体的内心世界,而是用一种越来越密集的自我关系网络预先创造了内在性”。在哈贝马斯看来,??碌娜砺鄄⑽醋叱鲋魈逭苎У睦Ь?,而只是把权力对真理的依附转变为真理对权力的依附,权力变成了无主体的权力,个体隐没于规训的社会中,这也明显不符合哈氏的社会交往理论。[ 哈贝马斯对??氯砺鄣闹冈鹗怯械览淼?,??乱渤晌谑橹械囊桓霭凶?,从而引出自己的社会交往理论:哈氏通过放弃自笛卡尔以来的主客二分的哲学范式,借用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将主体看作是在语言的互动中形成的,主体变成了语言的主体、主体间性中的主体,由此达成相互间的可理解性。然而,哈贝马斯并未提及???984年出版的《性经验史》第二卷,也未过多彰显??露灾魈遄晕夜乖斓穆桌硌ё?,更是将??碌钠紫笛砺鄄臀灾饕宓慕桃?,认为??掠梦抟庖宓慕峁狗治鎏娲砸庖逵锞车慕馐脱Р?,用权力关系的功能代替真理的有效性宣称,用价值中立的历史解释代替价值判断。简言之,以客观性替代相对性,科学性取代伪科学——人文科学,客观的自然主义取代人为的规范,进而在这个意义上,斥责??卵芯恐械南喽灾饕搴椭鞴刍阆?。参见实际上,哈贝马斯看到了???980年在伯克利演讲中的反思,并引述了??露浴豆嫜涤氤头!返淖晕遗校?ldquo;要想分析西方社会中的主体谱系学,就必须要充分考虑到统治的技术和自我统治的技术。也就是说,必须要考虑到两种技术类型的相互作用。个体统治他人的技术依赖于个体统治自身的过程。”由此可见,??乱丫馐兜阶晕彝持蔚募际?,即主体的自我塑造,这一点在《性经验史》第二卷中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实际上,在??碌呐姓苎е?,即1978年“什么是批判”的演讲中,我们便可察觉到主体反抗的端倪,并延续至1984年对启蒙问题的思考。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什么是统治

    下一篇: 什么是统治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仅限于整理分享学术资源信息及投稿咨询参考;如需直投稿件请联系杂志社;另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

     
    彩票平台登录